易拜网

一群人与一座城的历史故事

▲▼图为昨日召开的《深圳口述史》第二季总结会暨第三季征编活动的启动仪式。(市政协供图)

▲▼图为昨日召开的《深圳口述史》第二季总结会暨第三季征编活动的启动仪式。(市政协供图)

■ 深圳特区报记者 方慕冰 李舒瑜

2014年起,市政协先后开展并完成了《深圳口述史》第一季(1980~1992)和第二季(1992~2002)的征编工作,以口述历史的方式邀请200多名深圳建设者讲述自己追梦圆梦的精彩故事。在昨日召开的《深圳口述史》第二季总结会暨第三季征编活动的启动仪式上,口述者代表们纷纷上台,回顾当年的精彩故事。

李定:改革就是要有敢丢乌纱帽的勇气

李定1976年到深圳,在深圳工作生活了40多年,参与了这座城市跌宕起伏的改革进程,其间多次险被处分甚至撤职,幸而最后都化险为夷。谈起这些经历,他说,改革就是要有敢丢乌纱帽的勇气。

在昨天的座谈会上,李定回忆起1979年他任深圳市委常委、革委会副主任兼财贸办主任时一次险些撤职的经历。当时处于改革开放之初,到香港参加商贸等商务活动的公职人员不断增加,但按照港英当局要求,去香港必须持有港英当局事先签证的护照,很不方便。虽然那时也有来往港澳的通行证,但只发给在香港有亲戚的人。当年,时任港督政府政治顾问助理欧义恩来深圳访问,李定问他是用什么证件过关的。欧义恩答:“回乡证(港澳居民来往内地通行证)。”李定一听,表示本着公平原则和深港两地加强交往的需要,希望香港允许深圳公职人员持往来港澳通行证就可赴港。经过努力,香港方面答应了这个建议。

很快,李定就和当地的海关、边检、卫检等单位的领导12人,第一批持往来港澳通行证去香港,那是他生平第一次去香港。深圳因公持往来港澳通行证去香港成为制度。

对外谈判的权力只有外交部才有,有人将此事上告建议给李定撤职处分。当时外交部一位领导说,过去我们想做而没做成的事,李定做成了反而给处分,不好吧!李定就这样过关了。

李连和:字典里只有激情燃烧

市老领导李连和曾任深圳市科技局局长8年,见证了深圳高科技从“零”到“排头兵”的变化,也是这一变化的“推手”之一。他说,今天,深圳要建设国际科技、产业创新中心,视野要更开阔,战略要突出深圳优势符合深圳特色,更要有激情。

他现场给大家讲了一个服务企业的小故事。20多年前,华为开联欢会的时候,邀请李连和去讲话。李连和上台就说:“看晚会是要表演节目的,不如我表演节目吧。”于是,他朗诵了一首自己即兴创作的《参观国际电信展有感》,给现场的几千华为员工打气。这首诗,讲述的是1994年,中国国际通信技术设备展在北京举办,华为首次参展,随着一面五星红旗在国际厅升起,向世界电信界宣告“我来了!”。表演完了,掌声如雷。“任正非很受鼓舞,邀请我再写一首《华为之歌》,我想最有资格写这首歌的是华为人,他们已经写过一曲中国的高科技之歌。”

尽管退休多年,可是李连和仍然关注深圳的改革发展。他说,在他的字典里没有“发挥余热”这四个字,只有激情燃烧。他说,自己的工作早已不在第一线了,但“关心深圳的发展我永远在线”。

陈一新:和福田中心区共同见证时代变迁

陈一新没想过的是,第一印象又旧又小的深圳,成了她最初的选择和最后的归宿。她更没想到的是,作为一名建筑师,和福田中心区共同见证了时代的变迁。

1980年,陈一新考入上海同济大学建筑系。因为班上好几位同学到深圳发展,本科毕业后,继续在同济大学读硕士研究生的陈一新,对经济特区充满了好奇。1985年,陈一新来到深圳的时候,对深圳的第一印象相当失望。“深圳像个小县城,只有深南大道一条像样的路。”所以,1987年毕业后,陈一新没有选择深圳,而是到上海交通大学任教。

1988年,陈一新再次来深圳,发现时隔3年,深圳变化不小,城区已经比原来大了很多。同年底,她与先生均入职深圳大学建筑系。

1995年,深圳做了一个福田中心区的城市设计,1996年8月,城市设计国际咨询评审会举行,市政厅方案就是在这个时候诞生。那时,在深圳市中心区开发建设办公室工作的陈一新,从1996年成立直到2004年市政府机构改革被撤销,全面负责位于福田中心区的规划设计、城市设计、建筑设计的报建审批及工程规划验收等技术管理工作。中心区规划方案确定后还经过了谨慎又理性的论证和调整过程。

现在,市民中心已建成10年,成为深圳人生活休闲的重要场所之一。福田中心区的发展历程,不仅契合深圳经济特区二次创业的发展目标,也赶上了这个城市经济发展的好机遇。

陈一新在座谈会上感言,作为建筑师参与中心区的规划实践,把福田中心区规划建设30多年的历史研究写成博士论文出版,这都是我的殊荣。陈一新认为自己和中心区格外有缘,“中心区和我都是时代的幸运儿”。

蔡志明:见证深圳医疗事业的发展

蔡志明是一个有33年市龄的“老深圳”,在经济特区医疗领域辛勤耕耘33年的他,获得过无数的赞誉和荣耀。许多人曾问他秘诀是什么,他总结为“一句话”和“三个坚持”:几十年只做一件事——坚持做医生从不“跳槽”;坚持带学生乐此不疲;坚持做学问心如止水。

在昨日的座谈会上,蔡志明仍对1984年自己刚来深圳的时候的场景记忆颇深。他回忆往昔,怀揣着大学毕业分配证明,独自骑着一辆破旧单车,从汕头一路颠簸了400多公里,顶风冒雨,历时三天两夜,只身到成立不久的经济特区。上世纪80年代初的深圳,到处是工地,医院条件非常简陋,只有X光机、黑白B超机等简单的医疗设备。

蔡志明说,虽然基础比较薄弱,但一代代的深圳医务人员创造了很多可圈可点的成绩,比如早年是“深圳人去全国看病”,现在“全国人来深圳看牙”;冲击医学高峰的心脏移植等技术保持世界领先记录,并在“异种器官移植”方面取得重大进展。

30多年来,蔡志明和他的团队在科学研究和临床应用方面,不仅获得同行们尊重,也使无数的家庭获益。蔡志明说,过去的深圳,他是见证者,未来的深圳,他也会继续关心它的发展。

马立安:在城中村里观察深圳文化

马立安在1995年因为博士论文研究来到深圳。最开始做论文研究的那3年,她还去过北京、上海、广州,最终依然落脚深圳。今年,芝加哥大学出版社发表了她的书《向深圳学习》,是22年研究成果的结晶。

马立安来深圳21年,她关注的是城中村的人。马立安在座谈会上回忆起刚到深圳时落脚的粤海村,“那时候交通不方便,最开心的是可以随时叫一个小巴过来接人,都不用找巴士站”。

“我是嫁到深圳的,我和我老公第一次约会是在大家乐。”马立安说。这番话把大家都逗笑了。她和丈夫杨阡都对社会变迁非常感兴趣,当时深圳的打工者茶余饭后喜欢去大家乐。马立安就在大家乐里观察、研究深圳文化。

直到今天,马立安仍在从事文化方面的工作,重心也还是放在城中村。2012年,她和朋友策划了“握手302”研究项目,在白石洲的握手楼里租了一个小房间,不定期地策划一些好玩的活动。她希望通过这个项目能创造一个培养本地年轻人的艺术空间。另外,城中村也有很多深二代,马立安希望“握手302”能给城中村长大的孩子带去一流的艺术培训。

作者简介简介简介或者签名

热门文章

回到顶部

易拜网

记录每一个生命的平凡和伟大